王禄钧||初涉商海

王禄钧
2024-07-08
来源:西南文学网



        改革开放使人们的头脑灵活起来,经济信息也多起来。我们寨子里称盐打油都要跑到兴隆街上去,来回也有七八里路,很不方便。我和妻子合计着,在家里开个小卖铺。

       我们就在墙壁上钉了几排木板柜,到城里批发些日用百货来卖给寨邻。有时还把地摊摆到河埂上。为了多卖些商品,全寨无论苗汉哪家有大事小事,我们会把地摊摆到附近,方便客人购买。逢年过节和春天栽秧时候,买酒的人特别多,我们就用大罈子装上苞谷酒卖,一斤能赚到一角五分到两角钱。有一天酒快卖完了,我正在想办法时,一个脚有点跛的年轻人走进屋来说:“大叔,生意很好嘛!”我和他交谈一阵,才知道他是新街上瓢井区工商所所长的儿子,现在是工商所临时工,负责兴隆乡工商税收。他掏出一张两角的票子递给我:“大叔,打二两烧酒。”我把票子推回去说:“你等着,既然来到大叔家,我整两个菜,我们喝两杯!”我俩正喝得起劲时,突然听到有人喊:“买酒了,大石板的苞谷酒!”开始我没在意,再喝两杯下去,我突然想起,酒快卖完了,怎么不喊住卖酒的人买些酒呢?我说明意思后,姓王的临时工说:“快去喊回来,我在这里等着。”我一趟跑到岩脚田埂上,把卖酒的喊回来。

       刚到家门口,只见那个姓王的临时工从家里一跛一跳地出来,一把扭住驮酒的马笼头,对卖酒的说:“你逃税好几次了……”没等他的话说完,那个卖酒的男孩转身就跑,边跑边喊:“王家抢人了!王家抢人了!”我一时慌了,不知如何是好?姓王的临时工安慰我说:“大叔不要怕,我们正要找他家的麻烦呢。”说着,抹抹嘴一瘸一拐地走了。这时,那匹不大的马儿全身颤抖起来,我请人来和我一起把酒桶卸下来,扑通一声,马儿倒在地上。有人说:“马儿发水了,快给它放水。”也有人说:“怕是病马来赖你家的?”我害怕极了,要真是这样,我有口难辩啊!有人又出主意说:“赶快把马儿和酒抬到乡政府去说明原因,防备卖酒的恶人先告状。”忙人无计啊,我只好邀求寨邻们帮忙,把马儿四脚朝天地捆起来用人抬着,再背上两桶酒,一起送到乡政府去。天要黑了,路又窄又滑,走到黄泥坡脚土埂上时,咚的一声,连人带马从高坎子上摔到水田里,人马搅在泥水里,人喊马嘶乱作一团。收拾半天,我再求大家帮忙帮到底,好歹把马和酒送到乡政府。

       到了乡政府门口,除了一个做饭的妇女正在关门要回家,连个人影都没有。抬马背酒帮忙的人也转身走了,我实没别的办法,只好把两桶酒放到乡政府房子的楼梯脚下,也准备也回去了。走几步,回头一看,几条狗扑上去撕咬死去马儿,我的心一下子悬起来:“恐怕要惹大祸啊!”第二天卖酒的人家果然告到乡政府和区政府,说:“五龙寨王家抢人。”那时我父亲已经调任瓢井区委秘书。于是区政府指定我父亲和工商所所长一一临时工的父亲,配合乡政府调查处理。那时还没有派出所,什么事都由政府包办。调查结束后,处理工作由工商所依据有关法规该赔的赔,该罚的罚。我回矿后心有余悸地把此事写成短篇小说《冯跛跛与山间老板》发表在《新都市文学》杂志上。

       经过这次波折还是不死心,听说在农村打米磨面搞加工业很赚钱,我又和妹夫梅本富合计,准备搞打米加工。我们到菱角乡苗寨找到一个姓王的村支书,他那里有一台政府无偿拨给少数民170族用的柴油机,长年扔在灰堆里,都锈坏了没人管。我们用九十元钱把柴油机买回来,再到县城买了一台打米机和一桶柴油准备开张。但我们不懂机械不知从何下手?我请来瓢井街上的叶逢强同学,他还带着一个姓彭的帮手,用了两天时间,把柴油机重新拆洗安装后,再和打米机组装在一起,试一下,效果还可以。此事至今我都在心里感谢我的叶同学。打米机安在狮子山我妹夫家堂屋里。我走后,到冬季农闲时,妻子早上起来去狮子山打米,很晚回来,儿子和女儿已经睡着了。那两个辛苦钱来之不易啊!一年多后我们收回了本钱,一家赚了几百块钱,就把打米机和柴油机卖了。这时候妻子告诉我:“很多人家都在买漆树籽来撒,秋天卖漆树苗,有的干脆收购漆树苗拉到别处倒卖很赚钱。”问我能不能也在外面联系一下,倒卖些漆树苗找点钱?我回矿后,就到处打听这件事,运气不错,还真打听到威宁县林业局领导有家亲戚在矿上班,而且和我的关系还不错。我让他写了一封推荐信,跑到威宁县林业局找到他家亲戚,说明来意,请他帮忙,并买了些小礼物送去。那人很干脆,他说:“在哪里买都是买,只要质量好,价格公道就行。”就这样,我把卖漆树苗的合同签订回来了。

       连续做了两年的树苗生意,范围扩大到局党校、技校、选煤厂,也带动了家乡经济,自家也有了两三千元积蓄。

       一边上班,一边做点小生意,工作之余,体会工作与生意各自不易,也各有各的收获,如今忆起,都是有温度的体验。


作者简介:王禄钧,原六盘水水矿宣传科科长,现已退休,喜爱读写,坚持文学创作,在各级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等作品二十余篇,已出一中篇小说。


(编辑审核:陈友云)





阅读24
分享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
写下您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