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华||艾草芬芳

王华;编辑:钟新
2024-06-08
来源:西南文学网



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这是诗经《王风·采葛》中对艾草的记载一株芊芊野草,从《诗经》里走来,越过三千年漫漫岁月,枯枯荣荣,芬芳不息。

艾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老家的田间地头、山坡杂地、溪边旁随处可见。在磅礴乌蒙大山深处,只要有泥土的地方,艾草便会扎根生长。只要春雨一润,苍茫大地便缀满星星点点的艾芽菊花似的嫩叶一层一层冒出来,一圈一圈紧紧密密地绕在根的周围,十分繁盛,极富生机活力。《本草纲目》记载:艾以叶为药,性温、味苦,纯阳之性、理气血、逐湿寒等。所以民间素有“家有三年艾,不用看郎中”一说。

忆往昔,小山村的初夏,空气中弥漫着湿漉漉的野草气息。进入五月,艾叶的味道忽然就浓了起来。那些年,老家门前的园子里母亲种下的那些挺拔瘦直的艾草便开始生机盎然起来,浑身泛着白白的茸毛,宛如亭亭少女,温婉脱俗。微风徐来,带给人阵阵清凉芬芳,融入遥远古诗的幽香,流淌在心间。

“端午时节草萋萋,野艾茸茸淡着衣。无意争颜呈媚态,芳名自有庶民知。”端午节,插艾叶,千百年来,老家一直沿袭着这样的习俗。端午这天人们都要赶在太阳“冒花花”前,把带有露珠的新鲜艾叶挂在门上,据说这样可以“避邪”。小时候,我们放学回家,每每见着门上的艾,总要凑上去嗅嗅这时,一股浓郁的中药香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待过了十天半月,艾蒿蔫了,菖蒲也折了,母亲把自家门上的艾蒿取下,挽成疙瘩,轻拿轻放地储藏起来。“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这是屈原《离骚》中的诗句,多少个端午,我们怀念屈原所用的植物其实并不是他生前挚爱的秋兰与芙蓉,反而是其貌不扬的艾草。

关于艾美丽的传说。据说唐朝名医孙思邈自幼好学,从岁开始跟随父亲走街串巷给人看病,经常到山上采集草药。一天和几个小朋友到山上一起玩耍,有个小朋友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脚崴了,脚肿得很厉害动弹不得,坐在地上哇哇直哭。灵机一动就从地上拔了一把草放在嘴里嚼烂糊在小朋友疼痛处,过了一会儿,小朋友不哭了,而且肿痛也在逐渐消失。其他小朋友问是什么药,孙思邈思索片刻,他想,小朋友哭的时候总是哎哎的,就把这种草药叫“艾叶”吧,从此“艾叶”这种药一直用到今天。

往事如烟,岁月如梭。艾草如乡间布衣,是一种非常不起眼的野生植被,虽没有娇娆之外形,明艳色彩,却始终散发着悠悠清新的气息。或许正是它淡淡的清幽又微苦的气味,适合人们诉说那一点复杂的心绪。这绿茵茵艾草饱含着浓浓的母爱,生生不息,的灵性芬芳,仿佛伴随我寻找故乡的乡愁,恰似童年时光的画册,驻心间。




【作者简介】

王华,贵州盘州人,现居六盘水市钟山区,系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等。现为六盘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钟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钟山文学沙龙秘书长等。文字散见于《中国作家网》《贵州文艺界》《贵州作家》等,有诗文被选入《六盘水市2018年度八年级教学质量监测试卷(语文卷)》,曾被评为六盘水市钟山区文艺界第一届“十佳文艺工作者”等,主编有散文集《大美凉都》《故园情》和报告文学集《追梦》等多部。




阅读30
分享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
写下您的评论吧